南氵寻

开始有意识的疏远所有人了。
像是在无病呻吟一般。
又在想为什么要活着

心慌...。特别慌。

单抽出奇迹。

我的中非没有了。